跳跳糖

醒来明月,醉后清风

反正睡不着了那就唠叨一下吧【。
有个基友有套神神叨叨的逻辑,古龙受众大多聪明偏激而世事不如意,金庸受众则多随遇而安却不随波逐流。所以说智慧的人看金庸,聪明的人看古龙,无为的人看梁羽生,中二少年看温瑞安。
没有大数据不好下结论她说的对不对,但是挺适合我【。
最早对女性角色的热爱就是温瑞安培养起来的。不得不承认直男最会写女人,温柔的,妩媚的,爱娇的,放浪的,虚伪的,一跺脚一咬牙读起来心神一颤不知今夕何年。
印象最深刻的几个女角色,一是龙舌兰,打斗时发丝凌乱无暇整理,索性一发狠汗涔涔咬了一缕碎发在唇间的女捕头,后来脸上多了一道浅浅的伤疤,我对“香艳”的理解最早就来源于她;二是唐小鸟,瘦小像个男孩子,我觉得她眼里应该有负伤野兽一样的光,她的结局忘记了,印象中是死了;三是唐媚,方应看的人,人如其名,媚骨天成,也天生长了一身反骨。
还有雷纯,美丽强大,胸有城府,历经坎坷不损风姿,温神的“经霜更艳,遇雪尤清”真是绝佳的形容,没有比这更简洁而贴切的了。

前几天跟基友聊起温瑞安,基友对雷纯的观感一般,她不太喜欢胸有丘壑的女人,刚好跟我相反。想跨次元拉个娘,武则天和雷纯怎么样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