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跳糖

醒来明月,醉后清风

最近磕的cp都是“看图和视频就好,看文不值得”那种


小唐,你是个不服老的女子,是个不会老的女子。

想起看过的这句话应该是少年追命还是哪里的,突然心动

我可以回答“在lofter碰见自己前任是什么感受”了

双花师徒组真好吃啊……
永远会把南风留给师父的背锅侠徒弟

想看唯利是图者宾客尽散,
想看理想主义者俗事缠身,
想看志同道合者身如飞絮随波逐流,
想看萍水相逢者再见时已是各自风尘满面。
想看离开的人壮志未酬,
想看活着的人蝇营狗苟,
想看最难缠的对手是昔日最知我的老友,
想看所有热血都变成刀锋,一生一战不死不休。

你们好基哦

荒州梦

        他是从无名村子里走出来的无名浪子,天生地养,孑然一身。

        山村的清苦日子业已记不得,红尘里的走马笙歌风月情浓却迷了人眼。

        正逢前些年武帝灭佛尊儒,立天师道为国教,道门在民间一时无两,隐隐有压过佛门气运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 他借这股好风,靠浪荡江湖时学来的相面手段直上青云,曾锦衣貂裘斜侧帽,车如流水马如龙,也曾金珠掷地不堪捡,袖扫玉友污罗裳。

         而今朝迁市变,至尊对佛敬信情重,他的好风停了,糊里糊涂从云端一头跌下。

        曾经一同吃酒跑马的轻薄儿不见了踪影,曾经海誓山盟的莺莺燕燕闭门不见,曾经腆着脸央求他的达官贵人死的死,逃的逃。长安城里景如旧,入目皆是不识人。

        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。他的梦醒了,长安这么大,却没了他的容身处。

        多年前他辗转初至长安那一天,一身布衣,一匹老马。那时柳色青青,和风煦暖,酒肆里的小红抱着琵琶,迎着满堂客的喝彩,一把甜润的嗓子细细唱了支《婆伽儿》。他缩在酒肆的角落吃一碗只放了小葱的清汤面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 而今他离开长安的那一天还是一柄锈剑并一匹瘦马。他在来时落脚的酒肆要了一碗汤面,小红老了唱不动了,替她唱《婆伽儿》的是她的学生,一样甜甜的嗓子,一样的曲调,眉宇间动人的轻愁也是似曾相识。他遥遥向旧帘后的小红一举杯,小红瞥见了福身还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 吃完面他一抹嘴,放下碗筷出门牵马,身后食客叫好打赏,少女款款放下琵琶,小跑到老师跟前,脸红红地仰头,骄傲又羞涩。

        城门落下,一开一阖,把他十年的日子留在了长安。

        浪荡江湖的日子他曾经过了很久,现下也并不生疏。

        锦衣玉食的日子,宿醉夜里起身,偶尔风里有人奏折杨柳,遥遥的,渺渺的,刚飘进耳朵里还未回味就散了。白日的荒唐清醒后,夜里只会倍觉荒凉。他是个无家的浪子,山村不是家,长安也不是家,不知思乡为何物。

        他于傍晚时分在鹤伴山脚下的无主茅屋里借住。天蒙蒙黑的时候大雨忽至,破旧的屋顶滴滴答答渗下水,很快在脚边聚成一滩。

        睡是不能睡了,他起身抓了把稻草扔在门边,自己抖了抖衣衫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 夜半时分,他听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探头看去,小路尽头现出一道戴斗笠着道袍的人影,一眨眼便走过十数丈。

        他心念一动,扬声道,风急雨骤,道友何不进屋歇息一时半刻。

       那人影一顿,不过半盏茶功夫,门板被轻叩了两声,那道人摘下斗笠,拱手道了句福生无量天尊,小道龙虎山张陵。

       他抬眼打量了一下,起身回礼,贫道法号常清。

反正睡不着了那就唠叨一下吧【。
有个基友有套神神叨叨的逻辑,古龙受众大多聪明偏激而世事不如意,金庸受众则多随遇而安却不随波逐流。所以说智慧的人看金庸,聪明的人看古龙,无为的人看梁羽生,中二少年看温瑞安。
没有大数据不好下结论她说的对不对,但是挺适合我【。
最早对女性角色的热爱就是温瑞安培养起来的。不得不承认直男最会写女人,温柔的,妩媚的,爱娇的,放浪的,虚伪的,一跺脚一咬牙读起来心神一颤不知今夕何年。
印象最深刻的几个女角色,一是龙舌兰,打斗时发丝凌乱无暇整理,索性一发狠汗涔涔咬了一缕碎发在唇间的女捕头,后来脸上多了一道浅浅的伤疤,我对“香艳”的理解最早就来源于她;二是唐小鸟,瘦小像个男孩子,我觉得她眼里应该有负伤野兽一样的光,她的结局忘记了,印象中是死了;三是唐媚,方应看的人,人如其名,媚骨天成,也天生长了一身反骨。
还有雷纯,美丽强大,胸有城府,历经坎坷不损风姿,温神的“经霜更艳,遇雪尤清”真是绝佳的形容,没有比这更简洁而贴切的了。

前几天跟基友聊起温瑞安,基友对雷纯的观感一般,她不太喜欢胸有丘壑的女人,刚好跟我相反。想跨次元拉个娘,武则天和雷纯怎么样。

你见过我的管心试卷吗?才十八分,长得可清秀啦。

有一个甜甜的梗,跟基友讲脑洞开心的飞起。冷静下来以后越来越觉得这是个好虐梗。